脑洞炸裂吐血

小甜饼画师,坑有FU,超蝠,源藏,各类美漫

最后的晚餐【一】 《黑葡萄酿的酒》

夜深了,老旧的公寓走廊里,昏暗的灯光眨着眼。几声磨牙,几声呼噜,昭示着墙壁几乎为零的隔音效果。

楼梯拐角处传来一阵不易察觉的脚步声,一个身影晃了上来,哼着模糊不清的小调走向他的门。他的心情不错,不过在钥匙转动几下都征服不了锈涩的锁芯后,还是怒得选择了暴力。

直冲一脚,在木板撞击墙壁声之前是回荡在整个走廊里玻璃瓶倒地滚动的清脆之音。不出所料,隔壁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咒骂。

有些意外得低头,他伸脚一勾,瓶子带着重量在空中划过一条短促的弧线,稳稳得被握在手里。

掌心触碰到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这是瓶葡萄酒。 这可真是奇怪了,他常喝的是威士忌,偶尔来点其他啤的白的,红酒这种不过瘾的玩意是从来不在他的单子上的。那是别人送的?可知道他在这歇脚的也没有几个混蛋,那些家伙大抵也是了解他的习惯的。

在检查过并没有什么机关后,困惑着,晚归的人走进房间,脱下大衣,取下藏在背后的武器。他动作迅速,却因为单手操作显得有些不协调。

屋子里空间不大,倒也五脏俱全,收拾得算干净,因过于实用的内饰而显得有些冷清。仗着极佳的夜视力,他很少开灯,其实刨究得深点,他喜欢黑暗中的感觉。

照例冲了个凉,他看着镜子里模糊的身影,竟有些愣,自己是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了……左手摸上少了一截的右臂,曾经钻心的疼还历历在目,即使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触碰伤处依旧有挥之不去的钝痛。摸着这道狰狞的伤口,他却莞尔了……

“那瓶酒,估计是哪个傲娇听说我干完这架就隐退了,故意送的吧。不够劲的酒给没胆的人,真是好嘲讽。”他自言自语道。

随手糊过镜面,他决定去尝试一下新玩意。

拿起放置门边的酒,在窗口坐下,他把玩着瓶子。瓶身上花体的“Cahors”反射着窗外的微光,轻声诉说着它的价格不菲。不过这个头发还在滴水的男人可不管那么多,这里又没有开瓶器又没有红酒杯,甚至没有酒客。只有一个有些好奇的跃跃欲试者。

果断用双腿夹住瓶子,拿起身旁的刀,刀尖戳入瓶塞,手腕一转一拔,一缕果香就这样绕进了鼻子。

瓶口对上微笑,他灌了一口,像喝啤酒似的品起黑葡萄。

初入口有些涩,然而咽下后,浓郁的果味绕在喉咙久久不散。

好甜……这酒真的有点……太过可爱了

他挑眉,果然是送的嘲讽么。

放下瓶子,望向窗外,车来车往,物是人非,夜空下的灯火流荧在他的瞳孔里跳动着…… 在阴影里享受着自由,也在逆光处承受着孤寂,这也许就是战士的宿命吧……

老了,老了……

夜色里一直伫立在顶点的男人,一口一口得灌着风格不搭的酒,虽没有醉意,却柔化了鹰般犀利的眼睛。

很快,黑色的醇香被饮尽,只留下绕在鼻尖与瓶底的甜香。

甩手把空瓶扔进垃圾箱,他起身。

下一秒,刀已在手。

低头看眼表,直升机的轰鸣准时得响起。

熟悉得兴奋弧度挂在嘴角,他已经开始期待了。

“那么,开始吧!”

黑葡萄酒瓶的碎片里,夜幕中的王者,一跃而下。

——————————————————————————
这个是《抹茶与芥末》的姐妹篇,之前没有学会分享文的真确姿势【我有毒】,做的图片不是很清晰,这次重发一个清晰的版本。
这是我第一次写的文。(/ω\)
比较稚嫩,请多关照。

最后的晚餐【二】 《抹茶还是芥末》

冰冷的机械音提示完毕,少年闭上眼。 再次睁开时,已经没有了刚才幻境中的满地尸体。

紫色的流光堙灭在眼角,伴随两把伞枪落地的回音,他脱力地揪紧胸口的衣物,嘴边渗出血丝。

辐射一点点啃食着他的脏器,即将冲破临界值。

然而即便是如此黑暗的痛苦,少年仅用了几秒,就适应了影响。他面无表情地离开训练室,仿若浴血而立的杀神不是他,虚弱吐血的实验品也不是他。

“大概没有什么能激起他的波澜吧。”阴影里的人微笑着,带着愉悦的语气。
“把那个任务给他,是时候了……”

并不知晓命运被改写的少年回到了休息室,照例从补给品里寻到了小饼干。这是他每日训练结束后秘密的小爱好。一点点超出计划的奢侈,能让沉积的阴霾一扫而空。

尝试过这么多口味,他是抹茶味的饭。

夹心融化在舌尖味蕾上的一刹那,清新里包裹着的细微不可查的苦涩,就这样缓缓萦绕在唇齿之间,幻化成平静又成熟的味道。

扯开绿色的包装袋,还未品尝,少年的期待值就有些要戳破他冷峻的脸。

小心翼翼拿起一片,尝一下……

“咳咳咳,咳咳……” 咬碎饼干的一瞬,过于冲击的味道迅速袭击了气管,没有防备的他被呛出了眼泪。

不知是失落多些还是惊异多些,懊恼的少年举手就想要丢了自己抽中的签。

而在就要丢出去的前一秒,他犹豫了……

那味道已经停止了在气管里的冲撞,留下了狂风扫过、晴空万里的清爽。

黑发在指缝间收紧,“也许,这个味道,也不坏?”他这样想到。 带着一丝的不情愿,少年留下了芥末味的饼干。

看着这迷惑人的绿色袋子,他又取出一片,有了心理准备后,那味道便不再直冲云霄,转而卷扫走了最深处那些可怕的颜色。

一片又一片,抹茶的地位开始动摇,习惯了味蕾的狂舞,越发的欲罢不能。

这是多么霸道的味道啊,连黑暗的情绪,身体的疼痛都不能与之争锋,他竟又有了落泪的冲动。

不,不应如此的。

他应是平静无波的,默然冷血的,无惧死亡的。

他应是最强的杀人利器。

因特殊味道而有涟漪,会成为弱点的开端。

他扼杀了它,丢弃在角落里。

刺耳的任务提示音传进了休息室里,少年起身打开了信息板,一头张狂绿发的帅气大叔意味深长得笑着,这是此次的目标。
他感到了厌恶,和几秒钟之前飞到角落的绿色包装袋一样的厌恶。

空间传送装置嗡嗡得响着,定位针指着地球的最南。

站上平台,握紧伞枪,这是他最终的任务、最终的目标,但绝不是结束!

'I will win.'

紫色的流光在眼角肆意生长,黑发少年消失在光晕里,卷走他随风而去的杀意。

———————————————————————————————————
我,我来填坑了。○| ̄|_
对不起小可爱们跳反去了屁股。【我有罪】
秉持着自己挖的坑打死也要填完的心态,我把伞伞的场合补全了。இдஇ
依旧是终战前夜设定,短小篇。
灵感来自小伙伴吐槽老爷子是抹茶色的,而我觉得他是披着抹茶的芥末hhhh
写文不多,有不足还请多多关照~(/ω\)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看看之前的姐妹篇,老爷子的场合《黑葡萄酿的酒》。

第二张完成!紫色好苦手啊
【色废强行狡辩】
这张是画的獾院幽灵geal老师的火枪手版本~
geal老师的色彩超美,不要看我,我画得不好xxxx

两个正太的探戈!hhhh
强行跳舞hhh
儿砸还是有人要的嘛\( •̀ω•́ )/\( •̀ω•́ )/\( •̀ω•́ )/

仲夏节到啦!
组队开了个桌游摊~
海盗风哒,还提供甜品和饮料!

P.S.\( •̀ω•́ )/矮砸也会有春天的【←还没有舞伴】!

“喂,你,要不要一起学习……”



自家鹰宝宝的拟人~
【学霸的搭讪模式xxx】
这真是一个良心的企划,专治拖延症hhhh(别信

成功潜入鹰院hhhh
第一次柴设,紧张得不行,感觉跟在班导课上画课本一样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