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炸裂吐血

小甜饼画师,超蝙一生推呀~

最后的晚餐【一】 《黑葡萄酿的酒》

夜深了,老旧的公寓走廊里,昏暗的灯光眨着眼。几声磨牙,几声呼噜,昭示着墙壁几乎为零的隔音效果。

楼梯拐角处传来一阵不易察觉的脚步声,一个身影晃了上来,哼着模糊不清的小调走向他的门。他的心情不错,不过在钥匙转动几下都征服不了锈涩的锁芯后,还是怒得选择了暴力。

直冲一脚,在木板撞击墙壁声之前是回荡在整个走廊里玻璃瓶倒地滚动的清脆之音。不出所料,隔壁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咒骂。

有些意外得低头,他伸脚一勾,瓶子带着重量在空中划过一条短促的弧线,稳稳得被握在手里。

掌心触碰到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这是瓶葡萄酒。 这可真是奇怪了,他常喝的是威士忌,偶尔来点其他啤的白的,红酒这种不过瘾的玩意是从来不在他的单子上的。那是别人送的?可知道他在这歇脚的也没有几个混蛋,那些家伙大抵也是了解他的习惯的。

在检查过并没有什么机关后,困惑着,晚归的人走进房间,脱下大衣,取下藏在背后的武器。他动作迅速,却因为单手操作显得有些不协调。

屋子里空间不大,倒也五脏俱全,收拾得算干净,因过于实用的内饰而显得有些冷清。仗着极佳的夜视力,他很少开灯,其实刨究得深点,他喜欢黑暗中的感觉。

照例冲了个凉,他看着镜子里模糊的身影,竟有些愣,自己是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了……左手摸上少了一截的右臂,曾经钻心的疼还历历在目,即使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触碰伤处依旧有挥之不去的钝痛。摸着这道狰狞的伤口,他却莞尔了……

“那瓶酒,估计是哪个傲娇听说我干完这架就隐退了,故意送的吧。不够劲的酒给没胆的人,真是好嘲讽。”他自言自语道。

随手糊过镜面,他决定去尝试一下新玩意。

拿起放置门边的酒,在窗口坐下,他把玩着瓶子。瓶身上花体的“Cahors”反射着窗外的微光,轻声诉说着它的价格不菲。不过这个头发还在滴水的男人可不管那么多,这里又没有开瓶器又没有红酒杯,甚至没有酒客。只有一个有些好奇的跃跃欲试者。

果断用双腿夹住瓶子,拿起身旁的刀,刀尖戳入瓶塞,手腕一转一拔,一缕果香就这样绕进了鼻子。

瓶口对上微笑,他灌了一口,像喝啤酒似的品起黑葡萄。

初入口有些涩,然而咽下后,浓郁的果味绕在喉咙久久不散。

好甜……这酒真的有点……太过可爱了

他挑眉,果然是送的嘲讽么。

放下瓶子,望向窗外,车来车往,物是人非,夜空下的灯火流荧在他的瞳孔里跳动着…… 在阴影里享受着自由,也在逆光处承受着孤寂,这也许就是战士的宿命吧……

老了,老了……

夜色里一直伫立在顶点的男人,一口一口得灌着风格不搭的酒,虽没有醉意,却柔化了鹰般犀利的眼睛。

很快,黑色的醇香被饮尽,只留下绕在鼻尖与瓶底的甜香。

甩手把空瓶扔进垃圾箱,他起身。

下一秒,刀已在手。

低头看眼表,直升机的轰鸣准时得响起。

熟悉得兴奋弧度挂在嘴角,他已经开始期待了。

“那么,开始吧!”

黑葡萄酒瓶的碎片里,夜幕中的王者,一跃而下。

——————————————————————————
这个是《抹茶与芥末》的姐妹篇,之前没有学会分享文的真确姿势【我有毒】,做的图片不是很清晰,这次重发一个清晰的版本。
这是我第一次写的文。(/ω\)
比较稚嫩,请多关照。

评论(3)

热度(18)